此人被骂了两千年,当他的墓地被挖开后,所有人都哑口无言

汉武帝之孙刘贺拥有多重身份,昌邑王、汉废帝、海昏侯,此三头衔虽煊赫无比,却皆与惊险并存。而刘贺,却在三者中随意切换,并且同时保存了富贵与身命,若没有点心机手段,只怕万万不能。然而翻阅《汉书》我们却发现,刘贺“荒奢、神昏、狂悖”,几乎一无是处满身荒唐,以至成为众矢之的,仅在位27天就被废。

刘贺究竟因何被废?史载“昌邑王立二十七日,罪过千余,故霍光废之”。由此可见被扶立之后的27天内,刘贺犯下上千罪过,以至尽失王礼不保社稷,霍光忍无可忍才择贤另立。此处乍一看似无不妥,实则却是大有文章。从汉昭帝刘弗陵之死就可以看出,霍光虽受汉武帝襁褓之托,任汉室之继,但后期愈加专横跋扈,权柄大到可擅行废立。

刘弗陵被霍光死死控制,不得丝毫顺遂,才21岁就忧惧而死,身后一个子女都没有。刘弗陵死后,霍光能选中刘贺继位,同样是老谋深算居心叵测。刘弗陵死时,刘贺只有18岁,其父刘髆已死去多年,而且刘贺没有同胞兄弟,身边的亲信就是王府一帮侍从。说白了,这样一个年少的孤家寡人,正中霍光下怀。

就这样,皇帝中的“反面典型”刘贺被钉在耻辱柱上两千多年,让后人嗤之以鼻。

直到他的坟墓重见天日,人们才发现刘贺被当作昏君这件事里有猫腻。2013年3月,媒体报道已发掘两年、位于江西省新建县大塘坪观西村墎墩山的墎墩墓可能是昌邑王刘贺墓。2015年,我国考古学界有了重大发现,海昏侯墓被开掘出来,直接颠覆了人们对刘贺的传统认识。

在研究了刘贺墓葬中的随葬品后,专家们觉得是时候给这位昏君平反了。刘贺的身份极为复杂,既当过王,又当过皇帝和列侯,在历史上比较少见,所以墓葬有可能是按照皇帝级别的规格下葬的。

开掘工作初期,专家们在海昏侯墓中取出了一副绘有先代圣贤图的屏风,文物价值极高。按照史籍中霍光的说法,刘贺本来是不敬重先贤的,也不喜欢念书,每天热衷于声色玩乐、骑马游猎。我们单从刘贺墓中开掘出的屏风来看,刘贺并非霍光口中那个不尊先贤的家伙。

毕竟,随葬品通常是墓主人生前喜好之物,一个不尊圣贤的家伙又怎会允许一面绘着一众先贤的屏风摆在自己的墓室中呢?

除了这面屏风外,在刘贺的墓中专家们还找出许多典籍,这些典籍全都是儒学经典,甚至,还有一部早就失传了的《齐论语》。一个不尊重先贤、讨厌看书的人,为什么会在死后将这些经典带入墓中呢?汉朝人历来有“事死如生”的说法,所以,刘贺生前一定是个喜欢看书的家伙。

同时,刘贺的坟墓中还找到了一个做工非常别致、精美的小杯,杯身上刻着“李具”二字,考古专家经过史料核实后,确认这是刘贺奶奶当时所御用的杯子,刘贺想必是十分的珍惜这个杯子,才在自己死后将这个杯子带进了坟墓之中。

咦,不是说海昏候不孝顺前辈吗?怎么会把奶奶的杯子收藏起来?因为通过他对这个杯子的喜爱,也可以看出他对他的奶奶的思念之情。

面对这出土的文物,我们或许可以猜到这27天犯下一千多条罪状是怎么来的,要不是被人抹黑的话,试问谁有如此大的犯错本领。如果不是刘贺墓中出土的陪葬品替刘贺平反了,刘贺的骂名不知道还要背负多久。

俗话说“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刘贺的事例证明这句话所言非虚。所以,我们在读历史的过程中万万不可轻信史籍,一定要结合历史学界的考古发现,这样才能拨开“胜利者”撰写的迷雾,了解真相。

上一篇:中资出海“一路向东南”?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