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日伪和汉奸,那么古代王朝更替,那些推翻王朝的人是汉奸吗?

更确切地说这些汉人士大夫应该是汉贼。

这其实就是王朝正统性问题。明朝是当时已经获得天命,得到汉人认可的正统王朝,那么抵抗明朝的人就是贼,身为汉人而抵抗明朝的人就是汉贼。反之,朱元璋获得天命称帝建立明朝之前,朱元璋才是贼,为元朝抵抗朱元璋而死的士大夫才是守节的烈士。也就是以明朝成立为节点:之前"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阶段,朱元璋是贼,反抗或者镇压朱元璋的汉人士大夫是恪守元朝臣节的忠臣;之后,朱元璋是获得天命驱逐鞑虏的天选之人(天子),明朝的天命取代了元朝的天命,此时汉人士大夫效忠的对象就应该从元转移到明(朱元璋虽然驱逐鞑虏但是仍然认可元朝为前朝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此),这个时候抵抗明朝的话就是贼了,对抵抗明朝的汉人士大夫而言就是汉贼。

同样来说,明朝灭亡,满清入关后,汉人士大夫是愿意走流程承认我大清的正统(亡国),进而把南明视为汉贼的,直到剃发易服留发不留头(亡天下)后,此时矛盾就起了变化,如果汉都不成其为汉了,那么汉贼(南明)也不是不可接受了,so连灭亡了明朝的农民起义军也最终团结在南明的旗帜下。自古以来,皇帝掌握治统,士大夫掌握道统并以卫道士自居,所以即便以明朝的皇帝集权专制程度,士大夫仍然可以以道德文章攻击皇帝甚至刷声望(陛下您纵欲过度了!你管天管地还要管朕的下半身吗?朕的性福关你屁事)。

我大清则更近一步,治在是,道亦在是,满清皇帝个个都是左手道统,右手治统,两手一把抓,人人都是哲人王,千古一帝,这就是"清朝无庸君,明朝多混蛋"的由来,如果批评不自由,赞美就没有意义。就像顾炎武所思考的,如果仅仅是亡国,那么汉人士大夫是可以放弃抵抗,承认我大清正统地位,视南明为汉贼的。而事实上满清入关不仅仅是亡国,而且还是亡天下,打断汉人士大夫卫道士的脊梁,这时汉人士大夫的反抗,甚至南明的存在都有其正当性了,而且这不仅仅是汉人士大夫的责任,而是"匹夫有责",就连明末的乱臣贼子农民起义军最终也承担起了这个责任。

黄宗羲甚至更进一步更极端地在"原君"中反思出了"以天下为主,君为客"的观念,这显然是与我大清"以君王为主,天下为奴"针锋相对的。so,明朝灭亡满清成立后,汉人乃至士大夫的反抗并不是只针对异族(亡国),更多的是针对蛮族用屠刀建立的极端专制的皇权(亡天下),在这些汉人士大夫眼中满清的正统性更多的是建立在亡天下的基础上的:汉人士大夫的脊梁被打断,华夷秩序被重塑,相应的孔夫子也蜕化为满夫子(主奴关系大于天),孔夫子是从奴隶制走出来,而金钱鼠尾的满夫子则是走向奴隶制。

整个文明开始变得保守封闭落后于当时风起云涌的大航海时代,当然这对当时的满清而言,哪怕是亡天下,捡点文明的残渣对自身也是一个巨大的飞跃,以至于他们可以以中原文明之主的身份傲视周边的藩国,甚至把远渡重洋而来的欧洲人视为蛮夷。那么这个时候奋起反抗的汉人就不是贼,至少不是汉贼,更不是阻碍国家统一的分裂分子,相反这是值得我们骄傲的遗产。

上一篇:这五个城市的森林覆盖率最高,快来看看有没有你的家乡?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