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股东砸盘 主业被阿里挤压 边缘计算成网宿科技新标签

原标题:大股东砸盘,主业被阿里挤压,边缘计算成网宿科技新

3月11日晚间,网宿科技回复监管层关注函表示,公司开展边缘计算项目面临技术风险、相关行业发展限制风险,“如果在本项目实施过程中公司的科研开发、技术不能及时地突破这些难题,将会对项目建设造成不利影响”。

网宿科技还回应,近1个月内董事长刘成彦通过大宗交易共减持公司1735万股股份,其他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近1个月内无买卖公司股票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网宿科技在3月10日披露,公司将有2.43亿股股份解除限售,占公司总股本的10%。按照3月8日网宿科技的总市值,这批限售股对应估值42亿元。

大批限售股即将解禁,网宿科技高管、大股东已经做好了减持准备。3月11日,网宿科技收到实际控制人陈宝珍、副总经理储敏健、副总经理黄莎琳、董事会秘书周丽萍的股份减持计划告知函。

陈宝珍计划减持不超过1.46亿股的网宿科技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6%。储敏健、黄莎琳、周丽萍分别计划减持不超过692万股、64万股、260万股网宿科技股份。

实际控制人多次套现

网宿科技2009年上市,上市之初,第一大股东陈宝珍及第二大股东刘成彦就为一致行动人,二人均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截至2017年年底,二人分别直接持有网宿科技17.4%、11.98%的股权,陈宝珍还通过资产管理计划间接持有0.71%股权。

然而,目前关于陈宝珍的报道并不多。网宿科技招股意向书中显示,其出生于1943年,曾在福建集美大学水产学院电子仪器工厂工作30年到退休。其实公司创始人,一直为第一大股东,上市前持股34.86%,无其他对外投资。这成为网宿科技上市以来的一大谜团。

2000年1月,当时已经57岁的退休职工陈宝珍,与留美学生周艾钧成立了网宿科技的前身,即上海网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足当时即便在美国也属于新兴行业的业务。期初两人分别出资100万元,随后公司股权几经变更,刘成彦以首席运营官身份进入,而周艾钧退出,此时陈宝珍已投资620万元。

陈宝珍和刘成彦一直都是一致行动人,但陈宝珍极少参与到网宿科技经营。在公司的招股书中,也只找到陈宝珍曾担任网宿科技监事一职的记录。虽然本人不直接参与经营,但陈宝珍1975年出生的女儿张海燕、女婿洪珂一直在网宿科技担任高管,分别主管技术和人力。

2018年10月以来,网宿科技股价处于下跌阶段时,除了官方回购外,高管却开始减持股票。11日,网宿科技宣布收到财务总监肖蒨的减持告知函,其计划减持370万股股票;22日,网宿科技却宣布了一笔超过2亿元的自有资金回购计划。

高管减持和股票波动的段子在日后反复上演。2019年1月9日,肖蒨再度出手,宣布减持92.7万股,而前两个交易日网宿科技经历前后两个月的股价小高峰。刘成彦也在这一时间出手,8日、9日和10日,连续三个交易日减持股票。

一个月后,2月12日,股价走出低谷后一天,刘成彦完成第四次减持后,总共减持比例达1.08%,成功套现1.93亿元。情人节当天,刘成彦再度减持套现约7940.44万元。

成功套现的刘成彦,同时还办理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的部分提前购回,解除质押。1月17日,刘成彦将其持有的7300万股网宿科技股票质押给中信建投证券。2月19日,刘成彦再对上述质押股票办理了提前回购解除质押手续。

时间轴拉长,作为一致行动人,陈宝珍、刘成彦二人早已经多次大额减持网宿科技股份,至2018年3月,两人已累计套现约14.88亿元。不仅如此,除2013年6月外,其每次套现过后一段时间,网宿科技股价均会有明显下滑。

成败皆源于CDN

网宿科技成立于2001年,是中国最早开展IDC(互联网数据中心)和CDN(内容分发网络)业务的厂商之一,而CDN业务让网宿科技得到高速发展。CDN可以使用户就近访问网络,提高网站响应速度或者下载速度。

2009年,网宿科技登陆深交所创业板。2011年开始,网宿科技股价一飞冲天,2014年更是股价涨至141元,成为“创业板中的白马股”。此时,CDN市场由网宿和蓝汛两家垄断了近80%的份额。

到了2016年5月,网宿市值从20亿攀升至530亿,年复合增长92%,几乎一年涨一倍。与此同时,公司净利润增长迅猛,2013年和2014年的同比增幅均超过了100%。

同一时期,电信运营商和云计算厂商瞄向了CDN业务。2015年5月,阿里云发起CDN降价行动,腾讯云等厂商随后跟进。截至2016年第四季度,阿里云季度收入中有20%来自CDN业务。

CDN业务受到云计算厂商的冲击,竞争激烈下的价格调整,都导致网宿科技净利润增速放缓。2016年净利润增幅下降至50.14%。当年8月后,网宿科技股价不断下跌。蓝汛全年则毛亏损530万元。

2017年网宿科技股价再度暴跌,4月的一周跌幅就超过65%。当年3月13日,网宿科技曾披露预期净利润最大或下滑30%。董事长刘成彦曾表示,是因为国内CDN市场竞争激烈,市场价格明显下降,从而导致公司毛利率下降。

阿里云并未给网宿喘息之机。2017年3月,阿里云宣布其完成对优酷CDN及视频云业务和团队的整合,整体宽带规模达到40T,全球节点超过1000个,这也意味着其业务规模已超过网宿科技。4月,阿里云宣布CDN再度降价35%。

阿里云视频云总经理朱照远告诉记者,云计算公司对CDN公司的取代就像是火车取代马车,是一种技术上的质变。因对客户而言,也不再只是需要一个CDN产品,而是需要包括CDN在内一揽子的解决方案。也就是说,这对CDN公司是一次降维打击。

2017年的惨烈厮杀之下,小厂商逐步被清理,门槛进一步提高。在这之后,中国CDN进入牌照时代。虽然最终多方均获得相关牌照,但是市场格局逐步确定,价格敏感性的客户已经基本选择,降价带来的新客效应减弱。

2017年第四季度后,价格基本平稳。天风证券报告显示,网宿科技因其中立的网络对与阿里系、腾讯系有竞争关系的互联网企业具有吸引力,市场份额开始稳定。虽然阿里云和腾讯云等仍有价格下调,但网宿科技已投向海外,先后收购韩国和俄罗斯CDN服务商大量股权。

搭上“边缘计算”概念

边缘计算成为股市题材新贵,网宿科技出现在该题材中。甚至因为涨幅过大,网宿科技收到了深交所关注函。

边缘计算是指在靠近设备或者数据源头的一侧,进行数据处理,从而减少网络延迟带来的影响,是对云计算业务的一种补充。这项技术又与5G相联系,应用于自动驾驶、物联网、机器人、工业、医疗等行业。谷歌、英特尔、微软等国际大厂纷纷推出相应的解决方案。

第三方机构IDC中国区总裁霍锦洁表示,到2021年,全球云计算市场的规模将达到5650亿美元,这其中约有20%为边缘云,市场规模可达到1130亿美元。华为方面曾披露,未来50%的数据处理将来自于边缘计算,而阿里云等厂商也开始陆续推出边缘计算产品。

2016年,网宿科技曾启动CDN到云服务的战略升级,并开始对CDN节点的云化改造,推出相应的云服务产品。在边缘计算方面,其推动CDN节点升级为边缘计算节点,让其具备存储、计算、传输和安全等功能,以便能够支持高频、高交互的海量数据处理。

2018年9月,网宿科技调整募投资金用途。其中,拟投入面向边缘计算的支撑平台项目3.2亿元,云安全项目2.2亿元和计算能力共享平台17.4亿元。为了聚焦核心业务,2019年1月,网宿科技甩货厦门秦淮,也就是IDC业务,希望减少资金投入压力。

不仅如此,参与联通混改后,2018年11月,网宿科技公告,旗下全资子公司“网宿投资”与中国联通(600050)全资子公司“联通创投”发起成立遏制公司“云际智慧”,开展CDN与安全和边缘计算的服务。多家券商报告认为这项合作将推动部署边缘计算节点,发展相关业务。

2018年开始,边缘计算被推向前台。但可以看到的是,其参与的玩家远多于CDN市场,不仅是云计算和CDN公司看好这一市场,硬件和芯片厂商、电信运营商,甚至一些产业联盟和开源社区也开始纷纷入场,市场竞争更加激烈。

对于这一市场,网宿科技副总裁李东也曾承认,这是一个需要投入5年以上时间的长期市场。

上一篇:吹不动了!C罗本场比赛再刷各种数据,你们吹吧!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